description

简评《行政处罚法》修订对企业的重要意义

来源:莞深网 发布时间:2021-03-02 浏览次数:

2021年1月2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5次会议以159票赞成1票弃权通过了《行政处罚法》修订草案,同日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70号向社会发布。修订后的《行政处罚法》将自2021年7月15日起施行。《行政处罚法》不仅是行政机关在执法时应当遵循的基本行为准则,也是企业开展合规工作的根本指引。新《行政处罚法》的一系列修订也与企业合规息息相关。此次修改也是《行政处罚法》实施25年以后首次完成大修。新《行政处罚法》在执法权力上有扩张趋势,而救济途径及制度建设更加完善,契合我国宽严相济,罪罚相应的立法精神。本文意图从企业合规经营角度出发,结合我国宽严相济的法律政策,全面解读《行政处罚法》的修订对企业的重要意义。 一、明确了行政处罚的定义 现行《行政处罚法》对于行政处罚并无明确界定,仅通

    2021年1月2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5次会议以159票赞成1票弃权通过了行政处罚修订草案,同日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70号向社会发布。修订后的行政处罚将自2021年7月15日起施行。《行政处罚法》不仅是行政机关在执法时应当遵循的基本行为准则,也是企业开展合规工作的根本指引。新《行政处罚法》的一系列修订也与企业合规息息相关。此次修改也是《行政处罚法》实施25年以后首次完成大修。新《行政处罚法》在执法权力上有扩张趋势,而救济途径及制度建设更加完善,契合我国宽严相济,罪罚相应的立法精神。本文意图从企业合规经营角度出发,结合我国宽严相济的法律政策,全面解读《行政处罚法》的修订对企业的重要意义。

一、明确了行政处罚的定义

现行《行政处罚法》对于行政处罚并无明确界定,仅通过列举的方式明确了几类典型的行政处罚种类,同时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可以规定其他行政处罚。实践中,执法机关往往通过某一行政处罚的设定依据来判断其是否属于行政处罚。常见的市场禁入、信用惩戒措施、行政监管措施等行政行为,由于大多是通过规章甚至规范性文件设定,执法机关一般不认为是行政处罚。

新《行政处罚法》首次明确了行政处罚的定义,规定“行政处罚是指行政机关依法对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以减损权益或者增加义务的方式予以惩戒的行为”。因此诸如市场禁入、 信用惩戒等认为不属于行政处罚的显然也具有明显的惩戒效果,对当事人的影响也丝毫不亚于行政处罚,因此诸如“市场禁入”效果上等同于新《行政处罚法》规定的“限制从业”,“暂不受理与行政许可有关的文件”、“停止核准新业务”。因此,新《行政处罚法》实施后,诸如上述符合行政处罚定义的监管行为如何纳入新《行政处罚法》,值得企业重点关注。

二、增加行政处罚范围

新《行政处罚法》第九条新增通报批评、降低资质等级、限制开展生产经营活动,责令关闭、限制从业的新型处罚种类。行政处罚种类增多、范围加大,这导致企业遭受行政处罚的损益程度曲线更加平滑,一方面杜绝了断崖式的处罚,一方面将资质等级这种信誉类权益囊括其中企业如遭受处罚其权益减损明显,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责令关闭一项很有可能成为兜底性处罚

三、新冠疫情背景下追求依法从快、从重处罚

新《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九条新增行政机关在应对突发事件过程中,有权依法快速、从重处罚违反突发事件应对措施的行为这要求企业在当下疫情形式及未来类似性质事件或时期,要保持高度警醒,否则可能被从快、从重”处罚,从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四、特殊领域追责期延长

新《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六条将涉及公民生命健康安全、金融安全且有危害后果的,追诉期延至5年。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为维护国家金融安全和经济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提供司法保障和法律服务的若干意见》的通知>,国务院关于加强食品等产品安全监督管理的特别规定》。在食品、农产品、药品邻域违反安全生产、检疫安全,在破产、证券交易、债权转让中操纵股价、内幕交易、虚假陈述,一旦产生环境污染、生产事故食品安全国有资产流失,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事件,无论结果是否严重,均纳入五年追责范畴,以打消不合规企业的侥幸心理。如企业涉及特殊领域,相关材料至少应保存五年以上,以降低风险。

五、明确没收违法所得的含义和适用
    行政处罚法将“没收违法所得”列为行政处罚种类的一种,但并没有强制规定没收违法所得,而新《行政处罚法》没收违法所得的规定将使这一做法成为行政机关的处罚常态,违法利益将予以没收。因此值得企业高度关注,并在遇到行政执法时积极应对。

六、行政处罚公示制度化
    新《行政处罚法》规定了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行政处罚决定应当向社会公开。公示行政处罚,具有示众的意味,受罚企业商誉将受到巨大损害,直接导致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地位。

七、确立了主动披露的激励机制

新《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所规定的“主动供述行政机关尚未掌握的违法行为的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因此,本次修订将主动披露制度从轻、减轻处罚予以确定。企业在各领域内行政违规行为时应当积极开展内部调查,主动披露,争取宽大处理

八、明确了“首次违法可不罚”

新《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三条在违法行为轻微并及时改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处罚的基础上,增加规定了“初次违法且危害后果轻微并及时改正的,可以不予行政处罚”,即“首违可不罚”制度。因此企业初次违法面临行政调查时,除了积极改正以外,及时完善企业内部规章制度加强合规管控。

九、明确了行政处罚的主观要件

主观过错”旧法没有明确,导致理论界和实务界在此问题上长期存在争论。新法将“主观过错”确认为违法行为构成要件,并采取了过错推定原则,即当事人需要举证证明没有过错。因此,企业建立有效内部合规制度是证明单位没有过错的重要证据,这就要求企业及时梳理自身营业活动中存在的问题,及时建立相应的合规制度。

十、听证范围扩大

新《行政处罚法》将可申请听证的情形由三种增加至六种,同时申请听证的期限由旧法的三日延长至五日。值得注意的是新法规定:“听证结束后,行政机关应当根据听证笔录,依照本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做出决定”。可见新法将听证程序成为最终行政处罚的决定性因素就是防止听证程序流于形式,企业应对此应高度重视。

十一、完善行政处罚证据制度

新《行政处罚法》在证据制度上有重大突破,明文列举证据种类并对证据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提出明确要求,进一步落实行依法行政原则,提高处罚透明度。

新《行政处罚法》已向企业发出必须事先合规的强烈信号与其在雷区中战战兢兢,不如早日聘请律师“扫雷”来的安心。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023-86636681
联   系   人:
联 系 电 话:
邮         箱:
留 言 内 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